“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三者?”
一间高档咖啡厅的卡座里,陈思琪打扮的光鲜亮丽。
她拎着前段时间汪槐刚送给她的LV包,神色憎恨的看向许寻。
尽管她已经拼尽全力去模仿眼前这个女人了,但依旧是徒劳。
自己是像她,但也只有五六分而已。
她可以和许寻留一样的发型,穿一样的衣服,拎一样的包包,但却模仿不出她但性格和气质。
虽然如此,汪槐该给她买的东西从来不少。
只要她开口,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那个男人都会答应。
所以就在她以为自己只要做到这样就足够的时候,那个男人却突然让她离开了。
就在今天上午,她突然被汪槐叫到就办公室。
汪槐主动喊她的次数不多,所以陈思琪特地打扮就一番。
结果等待她竟然是离开的通知。
是的,只是离开的通知,就如同离职一般,而不是分手。
当时,汪槐将一个信封摆在了桌子上,里面有厚厚一叠钞票。
然后她就被通知以后不用再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那一刻,陈思琪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许寻。
然后自己也问了他。
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。
这一刻,陈思琪有种噩梦在现实中出现的惊恐感。
而那个噩梦的根源就是许寻。
然而许寻并不知道陈思琪和汪槐的真正关系。
所以对于“第三者”的称呼,她没有否认。
“有事直说。”许寻干脆道。
陈思琪看着许寻淡漠的气质,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握紧了。
“他和我分手了,你满意了?”
闻言,许寻挑了挑眉梢。
这就分手了?
这么迅速?
对于汪槐如此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自己的恋爱关系,许寻都不知道该不该高兴。
这么没心肝的男人,自己该不该追啊?
算了,先追到手再说吧,大不了分手呗。
此时,汪槐正在疯狂打喷嚏,后背的寒毛也跟着竖了起来。
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?
汪槐皱了皱眉头。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!你个贱人!勾引有妇之夫的贱人!”
看着许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给她任何回应,陈思琪有种被无视的羞辱感。
于是她提高就嗓门,惹来了整间咖啡厅客人的注视。
客人们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在就许寻这个“第三者”的身上。
许寻此时才终于抬头正眼看了陈思琪一眼。
这个刻意模仿自己的女人,着实让许寻感觉反胃。
“问个问题。”
许寻幽幽开口道。
陈思琪一愣,不知道许寻想问什么。
只见许寻顿了顿,然后道:“你和他,上过床没有?”
许寻虽然没有这方面的洁癖,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圣女,但对于眼前这个自己的山寨版,许寻却格外觉得隔应。
如果姓汪的和自己的山寨版上过床,那就算了吧,她有点下不去手了。
而面对许寻如此直白的问题,陈思琪直接愣住了。
看到陈思琪的表情,许寻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。
“哦?还没上过床?那是接过吻了?”
再看陈思琪的表情,许寻的眼神更加微妙了。
“连吻都没接过??那你们谈恋爱在干什么??牵手手聊天吗?”
“嘶……不会连小手都没牵过吧……”
此时,陈思琪的表情已经变成了调色盘,整张脸都明显紫涨。
面对这些问题,她其实是装的。
但奈何许寻的第一个问题实在太生猛,直接把她CPU给干报废了。
后来许寻但问题又是一个接着一个,让陈思琪完全来不及反应。
此时,许寻也觉察到了不对劲。
“他……到底有没有和你在谈恋爱?”
陈思琪猛地回过神来,言辞激烈道:“当然有!他不和谈恋爱,难道是在和你谈吗??”
但许寻不是普通人,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,她看人的眼光,毒的狠。
此时的陈思琪叫的有多凶,就是有多心虚。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许寻已经懒得再和这个女人废话了。
本来答应赴约前她对陈思琪确实抱有愧疚。
毕竟她以为自己真的是小三。
但刚刚一番谈话下来,她已经基本确定汪槐应该和她没有过肢体接触。
至于他们俩之前到底是什么见鬼的关系……
呵呵,等她把人追到手,再慢慢盘问。
想到这里,许寻忍不住舔了舔小虎牙,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。
此时,汪槐再次打了个冷战。
“怎么了汪总?”
一名正在汇报工作的高管觉察到了汪槐的异样,关切的询问道。
汪槐皱了皱眉头,随口道:“没什么,就莫名其妙的打哆嗦。”
此言一出,汪槐立刻觉察到下属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。
那种眼神,是感同身受里带着怜悯……
“汪总啊,您这问题,可得早点看啊。别拖,越拖越麻烦。”
汪槐:“???”
怎么,就是突然打了两个哆嗦,很严重??
见汪槐半信半疑,那位高管赶紧解释了一通。
大概意思就是,他自己之前也有类似的症状,结果拖了许久后症状越来越麻烦,最后不得已去看了中医,现在坚持吃中药,才有所好转。
“药包我办公室就有!是已经煎好,很有用,我给你拿几袋。”
面对热心肠的下属,汪槐甚至没有拒绝的机会。
而且转念一想,既然人家都说就会越拖越严重,那倒真不如防微杜渐。
于是汪槐再拿到药包后犹豫了一下,还是喝了。
高管看汪槐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后,也放下心来。
离开总裁办后,这位高管便长叹了口气。
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汪总这小小年纪就开始肾亏了?还好有我的提醒,现在补应该还能补回来,这次的药效果还是很猛的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